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一帶一路”框架下中烏雙邊合作積極發展

如今烏茲別克斯坦的疆域上坐落著如塔什干、撒馬爾罕、布哈拉和希瓦這樣的古城,曾經位于絲綢之路中心,是連接歐洲地區和亞洲地區的獨特橋梁。幾個世紀后的今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復興這條古老的絲綢之路。

2019年4月27日,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總統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發表演講時強調:“國際和地區互聯互通問題對中亞地區,包括我們這個沒有直接出海口的國家來說一直是重要問題。烏茲別克斯坦始終支持‘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的實施是我們這些國家穩定發展的重要因素。”

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也提到了建設“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的重要意義。“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中國”和“馬扎里沙里夫—喀布爾—白沙瓦”鐵路建設項目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在‘黃海港口—中亞—歐洲’路線實行鐵路運輸聯運,在經濟上似乎是可行的。”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說。

在各方共同努力下,近幾年來,“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雙邊合作正積極發展。

2016年在烏中兩國的共同努力下,在烏茲別克斯坦的卡姆奇克高山山口建設的鐵路隧道短期內投入運營。近年來也在積極展開有關盡快開始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中國鐵路建設的談判。該走廊是通過吉爾吉斯斯坦連接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的最短陸路途徑。在其建設完成和投入運營后,將大大縮短交通、海關及其他時間損耗,同時縮短貨物運輸時間——從東亞運到中東和南歐國家只需要7—8天。

總長超過900千米的“塔什干—安集延—奧什—伊爾克什坦—喀什”國際公路運輸線路自2018年2月正式開通,這是該領域的一大重要事件。

今年4月初,烏茲別克斯坦加入了“中國—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伊朗”的鐵路運輸走廊,得益于此,與海運相比,貨物運輸時間縮短了一半。隨著烏茲別克斯坦加入該線路,歐亞大陸貨物運輸時間將有更大幅度的縮減。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的2018年,是兩國地區間協作發展層面突破性的一年。這一年,烏茲別克斯坦11個地區的領導訪問了中國的很多大省和工業發達省市,訪問期間舉行了富有成效的會談。

如今,烏茲別克斯坦市場上從事不同經濟領域工作的中國企業數量超過了100家。

兩國在旅游業的合作同樣很有潛力。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一樣,是有著獨特豐富歷史文化遺產和古建筑遺跡的國家。令人感到高興的是,赴烏旅游的中國游客數量在增加。其中2018年這一數字增加了111%,達到3.5萬人。我們將盡一切努力在未來幾年繼續提升這一數字。

烏茲別克斯坦2017年-2021年期間五個優先發展領域的行動戰略與“一帶一路”倡議有著很多契合點。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對“一帶一路”倡議框架下的合作都有著相互之間的興趣——這也是兩國間成功開展協作的重要條件。

需要特別提到的是,現今,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國間的關系將達到高水平的全面戰略伙伴關系,有以下幾點促成因素:

首先,在兩國領導人之間形成了開放、信任的私人關系,兩國元首每年不僅在互訪活動框架下舉行雙邊會談,同時也在國際論壇平臺上舉行雙邊會談。這也是未來兩國全面戰略伙伴關系進一步鞏固的保證。其次,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是由幾千年以來形成的世紀友誼和合作關系聯結在一起的鄰國。現在的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是親近的戰略合作伙伴,堅定地對多層面長期合作關系進行全面深化。再次,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在上合組織和“一帶一路”框架下積極協作。最后,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有著相近且相符合的立場和解決地區國際問題的方式。

一方面,烏茲別克斯坦進入了大規模快速經濟改革時期,而中國憑借自身巨大的金融投資、創新技術潛力成為了烏茲別克斯坦的重要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中國愿與烏茲別克斯坦開展緊密協作,愿意和中亞這個飛速成長的巨大市場進行合作,愿意和連接歐亞的交通走廊交叉點上的這個歷史性樞紐進行合作。

總之,烏茲別克斯坦和中國都對對方有著長久的興趣,而這一點毋庸置疑,也是兩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成功合作的重要保障。相信這一如今涉及地球上60%人口的大型項目的實施,將推動和平安寧、繁榮發展的統一地帶的形成,加強國與國之間、人民與人民之間的合作與友誼。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体彩6+1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