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送達國外司法文書須因時因地選擇途徑

向國外送達司法文書一直以來是我國司法實踐中的一個重要問題,是關系程序正當合法以及影響未來判決在域外獲得承認和執行的重要因素之一。在我國深入實施“一帶一路”倡議背景下,我國當事人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當事人發生法律糾紛的機率大大增加,合法高效地實現送達具有重要意義。日前,天元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高文杰就如何對馬來西亞當事人送達我國民商事司法文書進行了介紹。

高文杰表示,馬來西亞與我國未簽署民商事協助的司法協定,也非《海牙送達公約》的締約國,因此,不能對馬來西亞當事人通過司法協定或公約規定的方式進行送達。一般情形下,可通過外交途徑送達。雖然這種方式比較穩妥,但耗時較長。開庭時間常常在送達開始的時間點后1年左右。

此外,根據馬來西亞2012年修訂生效的法院規則及馬來西亞上訴法院在Commerzbank 訴Tow Kong Liang一案中的裁定,明確批準送達外國司法文書可采用類似于內國法院送達的方式進行。“中國的司法文書向在馬來西亞的個人送達時,可通過預付掛號郵寄傳票的方式或委托當地律師進行送達。相對于其他的郵寄方式,如普通郵寄、投寄證書、掛號郵寄等,使用預付掛號郵寄傳票的送達方式時,要求該受送達人必須在傳票上簽名承認接收該傳票。該傳票在隨后程序中提交法院作為證據,證明已有效地將傳票送達。如果該被告人拒絕、沒有收到該傳票或沒有在傳票簽名承認接收該傳票時,可嘗試通過個人送達的方式將傳票送達。如果受送達人逃避送達,原告則須向法院申請替代送達。”高文杰指出,如受送達人是馬來西亞的公司,也可以采用預付掛號郵寄傳票的方式或委托當地律師進行送達。不同于個人送達,公司不需要簽署承認接收的程序,若快遞跟蹤單能證明當事人簽收文件,則視為送達。需要注意的是,馬來西亞法律不允許以電子郵件、傳真的方式送達。

高文杰舉例說,日前發生的一個涉馬來西亞糾紛案中,中國法院同時采用預付掛號郵寄傳票的方式和委托當地律師進行送達兩種方式。委托當地律師送達時,法院先將司法文書交給當事人,制作委托送達筆錄,然后由當事人委托當地律師送達。當地律師親自送達后,根據送達的情況,制作一份聲明,將該聲明加以公證認證。根據該聲明的內容,法院認定已經送達成功。采用此種方式送達,效率明顯提高,開庭時間設定在送達開始的時間點之后約6個月以內。

此外,在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與馬來西亞獨資控股公司一案中,當地法院了解到馬來西亞離岸公司的法人代表長期居住在臺灣,該法人代表也是真正的投資方,便根據大陸與臺灣兩岸的司法互助協議,向馬來西亞公司的法人代表進行了送達。“企業可以借鑒相關經驗,采取最便捷的方式進行文書送達。”高文杰表示。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
体彩6+1开奖查询